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休闲娱乐

我们在怀念过去的香港时,到底在怀念什么?

时间:02-19 来源: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:42

我们在怀念过去的香港时,到底在怀念什么?

    今天,和一个朋友聊天。  聊到一桩13年前的香港往事,朋友感叹,那时候好几个月里,许多人来香港只为找一家电影院。  他们奔着一部电影来的,这部电影内地禁映,叫《3D肉蒲团》。当时看来,简直匪夷所思。  但是,现在回头,却能有了许多理解:人们是在怀念,怀念的不是香港的三级片,而是还能有三级片的香港。  到底是繁荣带来了自由,还是自由产生了繁荣?其实,不必争论,香港本身就是一个很好的实例。  当年,许多人都在谈论香港学习营商环境,其实大家忽略了营商环境有两个核心:一个是法治,一个是包容。  没有了包容度的法治,法治本身就会变得很抽象,抽象得令人感觉到恐惧。  人们很难理解抽象的东西,也很难从抽象的推理中做出判断与选择,人们决策的依赖一直是他们看到的、感受到的一切细微而具体的事情。  我们看香港,其实也似当年香港看我们。  1979年之后,霍英东每次到北京,都会去首都机场看一幅画。  这画还在,他才有继续投资的信心。这幅壁画叫《泼水节——生命的赞歌》,里面有3个赤裸的少女。  这在当时,惹来了滔天的争议。霍英东看的也不是那3个赤裸少女,他相信的是能容许3个赤裸少女存在于首都机场的中国内地。  没有宽容迹象的社会,就会很难有繁荣——投资期待的是从繁荣中获益,而不是领取一堆表扬的奖状。  越是复杂的时代里,人们更会关注各种各样的具体的小事与迹象,从壁画到三级片,从书店到股市……  自由不可能一下去就没了,也不会完全就没了,但是当迹象冒出来,人们就会有心悸的感觉。  这种心悸,就足以让人望而却步。今天的课程里,林教授讲到了港股的流动性问题。  其中有个数据令人印象深刻,不是外资撤资的数字,而是净流入的锐减,为何资本不像过去那样冲进香港市场呢?  也许,并非因为抽象的计算,而不过是他们从某一件事情上,看见迹象若隐若现,而有了那种心悸的感觉。  一点点心悸,就足以让人望而却步。别高估了人类的理性,更别低估了人类的感性。  所以,更多包容一点吧!包容里,才有更多的希望。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休闲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