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休闲娱乐

他的刀下,没有一个屈死的冤魂!

时间:03-14 来源: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:25

他的刀下,没有一个屈死的冤魂!

作者 | 燕梳楼答应大家要写周处原型的,今天交作业。我们在电影中看到快意恩仇的陈桂林,他的原型就是岛省第一杀手刘焕荣。事实上他的故事比电影要劲爆多了。正如岛省黑帮教父所说,阮经天没演出我的万分之一,现实远比电影更精彩也更残酷。电影的开头,周处在葬礼上枪杀铁头之后被警察陈灰发现,那邪魅一笑,把一个法外狂徒的无知无畏诠释的淋漓尽致,也抹上了一层亦正亦邪的悲剧色彩。虽然电影中很多情节是虚构的,但人物的性格及命运底色并没有脱离真实的刘焕荣。除了加入灵修等现代元素,香港仔、程小美都确有其人,刘焕荣除掉的也不仅仅只有3害。以恶制恶,以杀止杀;人挡杀人,佛挡杀佛。这是电影中陈桂林留给我们的强烈印象,也让我们产生一种像对《狂飙》中高启强的共情感,那就是刘焕荣何以成为刘焕荣。1957年刘焕荣出生在台北屯区一个普通的眷村。父亲是退役的国军中校,母亲是一名美术老师。作为家中老幺的刘焕荣遗传了母亲的基因,从小就展现出艺术天赋。所谓眷村,就是安置退台国军家属的集中安置地,在当地人眼中自然算是“外省人”,甚至被骂为“外省猪”,经常被欺凌。刘焕荣就是在这样一种环境中长大的。到初中时家中已经穷的揭不开锅,父亲不得已出来摆摊卖水果维持生活。但彼时的岛省治安很差黑帮林立,又因为他们是外地人,所以摊子经常被小混混砸烂。刘焕荣每次想要理论都被父亲拦下,但一颗仇恨的种子就此种下。本来成绩还不错的刘焕荣开始有意接近学校混社会的同学,准备组团报复当地的黑帮。因为成绩直线下降,最后刘焕荣只上了一所职高。此时的刘焕荣已经无心学习,高二时干脆辍学,纠集几个兄弟组织了自己的帮派,自称“小梅花帮”。成为黑道中人的刘焕荣,从此习惯了江湖上的刀光剑影。在一次收保护费时与警察发生冲突,他跑得慢被警察追上,后趁警察不注意持砖头将警察眉骨砸伤,成功逃脱。躲了一段时间后,他准备回家拿钱时被父亲留下。父亲不但没有责备他反而劝他在家好好休息。没想到等他熟睡后,警察却破门而入。由此他对父亲恨到了极点。由于尚未成年,刘焕荣被关进少管所,父亲几次来看他,他都拒绝会见。直到有一次他远远看到父亲一夜白头,才明白父亲的良苦用心,并发誓改邪归正。四个月后,刘焕荣重获自由。受父亲影响,他想投身军营当一名军人。为此他努力学习准备考军校。他的努力也得到了回报,考试成绩远远超过了军校录取线。但岛省跟我们这边一样也要政审的,因为他有少管所的“前科”,所以最后被军校拒之门外。不仅如此,警察还经常来找自己的麻烦,每次都让他抱头下蹲下接受检查。这让他备感屈辱。原来,当时岛省为了整肃治安,出台了一个《检肃流氓条例》。这个有点像我们的那个口袋罪,只要警察觉得你不像个好人,就有权进行盘问和搜查。我们普通人经常在车站或大街上都会有警察拦住你盘查,何况刘焕荣这样一个跟警察有过节并留下案底的人?而且警局内部还有KPI,每年都要抓几个送去管训。为了图省事,他们就把有过前科的作为管训目标。刘焕荣只能东躲西藏。有一次躲避期间父亲病逝,他为没能送父亲最后一程万分愧疚,人生目标再次开始模糊。军校不要他,社会不容他,彻底击碎了他试图改过自新的幻想。他在狱中的自白书中写道:有了前科难道就不配当个好人?那我就坏给你们看!于是,刘焕荣开始重操旧业。在一次和“十七军刀”帮的冲突中,他在逃跑途中顺手抄起一把西瓜刀,转身就往身后砍去。迎头的“十七军刀”帮老大“母鸡”瞬间毙命。刘焕荣就此一战成名。他知道,他再也不回去了。东躲西藏半年后,势力更大的竹联帮堂主董桂森看中他的狠劲。自此,22岁的刘焕荣就成为竹联帮的一名职业杀手。加入竹联帮后,刘焕荣接到的第一个任务,就是刺杀大湖帮老大廖龙辉。大湖帮势力远在竹联帮之上,经营着当地赌场、风化区等产业,竹联帮对此觊觎很久。但在道上混的哪个不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。廖龙辉不仅势力很大,而且生性谨慎,行踪非常神秘,还给自己找了几个替身,所以江湖给他送了个绰号“九命怪猫”。为了摸清廖龙辉的生活习惯,刘焕荣整整跟踪了3个多月,才锁定廖龙辉的真身的出行规律。廖有一个情人,隔一段时间就会去酒店约会,当然不可能会用替身。1983年10月23日夜里,廖龙辉刚准备下楼就被扑上来的刘焕荣一顿疯狂输出,而外面的小弟则一无所知。随后刘焕荣从楼顶天台利用滑索消失在夜色中。解决掉大湖帮后,竹联帮势力迅速扩大,很快就成为岛内第一大帮派。而刘焕荣因为“战功卓著”,被提拔为竹联帮忠堂执事,相当于现在的集团中层干部。但真正让江湖闻风丧胆的,是枪杀大树林帮老大杨柏峰。电影周处除三害的开场部分,基本还原了当时的场景。在帮派祖母的葬礼上,各帮派正聚在一起“吃席”。大家边吃边聊,突然一名黑衣男子起身径直走到大树林帮老大杨柏峰面前,掏出手枪连开两枪,随后转身离去。当他回头看到杨柏峰还在挣扎,又回身连补四枪。这名黑衣男子就是刘焕荣。确认杨柏峰当场毙命后,刘焕荣才大摇大摆地离开现场。当时几十个帮派的大哥小弟无不瞠目结舌,身如筛糠,更别说阻拦了。杨柏峰也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主,还曾开车撞击过军方,遭到军警双方联合弹压。随着杨柏峰势力越来越大,一度威胁到刘焕荣发小游国林在桃园及眷村的地盘。为此,游国林请刘焕荣出手干掉势力比自己大不知道多少倍的杨柏峰。而刘焕荣也爽快答应下来,正愁没有机会下手,偏偏在葬礼上“偶遇”了目标,遂拨枪就射。此后不久,他又干掉了“一山帮”老大张德忆。一年内连续除掉了3个帮派的角头,刘焕荣成为岛上最顶级的职业杀手,江湖上谈刘色变,“老大杀手”的绰号也不胫而走。这时候的刘焕荣多大呢,只有27岁。以前人家都喊他小刘或小荣,后来看到他都得尊尊敬敬地叫一声荣哥。随后,他受竹联帮老大陈启礼赏识,成为陈的贴身保镖。由于刘焕荣杀人从不遮掩,很快就进入警方视线,并被警方列为“十大枪击要犯”之首。期间,刘焕荣还做了一件“坏了规矩”的事,自此成为黑白两道都不欢迎的人。当时有一位商人被地下赌场设局,输了2亿台币。因为没有钱还,最后求助竹联帮协调到2000万。然后和律师带着800万现金和1500万支票来到约定地点。这笔钱在当时可不是一个小数目,不少黑帮大佬也觊觎这笔巨款。赌场老板倒也没有为难商人,在与商人做完交割后便人账两清。但这时一个人走了进来。他一屁股坐在成捆的现金上,然后抄起支票揣入怀中。大家都问他要干什么,他右手掏出手枪,左手拿出手榴弹,笑着说,如果我带不走这些钱,就只能带走在座各位了。面对这样一个心狠手辣的杀手,大家知道他什么都能做得出来,所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刘焕荣带着钱扬长而去。这种“黑吃黑”的行为,也让刘焕荣四面树敌。有几次,刘焕荣都差一点被警方抓住,或被仇家追杀。这让行事谨慎的刘焕荣意识到,身边一定出了内鬼。他反复排查后,锁定了自己的发小也是铁哥们游国林。此前,他还帮游国林解决了一路追杀他的大树林帮杨柏峰,所以他不敢相信自己最信任的人会出卖自己,他决定试探一下游国林。随后,他以买了辆新车为由和游国林约好了见面。但游国林到约定地点后,刘焕荣却远远躲在一边观察。果然游国林离开后就有几个警察过来询问情况,由此他断定每次通风报信的正是自己的好兄弟游国林。知道真相后,刘焕荣为表达爽约的歉意,再次约游国林出来吃饭喝酒,酒足饭饱后又带好兄弟去KTV疯狂,并给好兄弟一次叫了三个金发美女,让游国林尽情享受。等游国林享受完这一切后,刘焕荣突然笑着跟他说,兄弟吃好玩好也该上路了,然后砍掉了他的两只手。由于担心KTV目标太大,他又将游国林架至野外做掉了。但出来混,总是人要还的。此前刘焕荣能屡次躲过军警抓捕和仇家追杀,有的是凭自己的运气,有的却是靠竹联帮的老大陈启礼在黑白两道的“庇护”。陈启礼曾被誉为岛内黑帮教父,能被称之为“教父”的显然不是一般人物,其能量及影响也非像刘焕荣这样的杀手能比。他与董桂森、吴敦等3人在美国犯下了震惊世界的“江南案”。1984年10月15日上午9时,笔名为“江南”的作家刘宜良准备外出时,在车库被事先埋伏的董桂森、吴敦当场射杀。由于江南是FBI线民,所以此案引发美台关系紧张。主流观点认为竹联帮执行的是一起“锄奸计划”,背后是蒋家在主使。原因是因为刘宜良不仅是三面间谍,还在美发表《蒋经国传》,揭露大量黑幕,被台当局视为侮蔑元首。后由于备份录音曝光,台不得不承认江南案为情报官员擅自行动导致,并逮捕了情报局长汪希苓、副局长胡仪敏、第三处副处长陈虎门等人,陈启礼也被台当局关押。关于“江南案”更复杂更惊心动魄,大家有兴趣的话后面我再写。回到正题,卷入政治斗争的竹联帮由此形势急转直下,陈焕荣也成为惊弓之鸟,跟着董桂森跑到了菲律宾。在逃亡途中,刘焕荣无意中躲进一家儿童福利院。警察走后,他看到福利院条件非常简陋,就问院长为什么不花钱维修,院长则告诉他没有资金,自己也没有办法。这让刘焕荣想到自己的小时候,内心那股尚未泯灭的良善开始复苏。乘着夜色杀入一家地下赌场,把抢来的钱全部交给了院长,嘱托他把福利院好好修一修。当他逃到土城时,正好当地煤矿爆炸造成73名矿工遇难。当他看到矿工家属生活艰难时,又动了恻隐之心,随后铤而走险抢劫一家珠宝店,分发给了遇难家属。真是一念成佛,一念成魔。逃亡日本后,刘焕荣他乡遇故知,意外碰到同为台十大通缉犯梁国凯的情人小支。彼时梁国凯已死,生活无助的小支沦为青楼女子。刘焕荣再次爱心泛滥,准备和小支相依为命。这个小支,就是周处除三害中小美的原型。但留给他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,1986年刘焕荣在日本被抓,不久被引渡回台。入狱后的刘焕荣仿佛变了一个人。在监狱里积极投身慈善,多次带头发起募捐,还发挥自己的画画(下图)专长,举办了多次画展筹集善款,成为捐款最多的黑道中人。1991年,刘焕荣被判处死刑后,曾引发很大争议。很多民众甚至是高官都出面请求枪下留人。理由是刘焕荣所杀之人皆为该杀之人,14条人命个个都是恶贯满盈。虽然他双手沾满了鲜血,但从来没有伤害过一个好人,相反还帮助了很多人。完全可以说,刘焕荣虽然在道上心狠手辣,但他始终向往着回归秩序,回归生活。但在彼时的岛内政治动荡黑白交织,他只能用他自己的方式完成秩序以外的江湖恩怨。正所谓一个好的社会能让坏人变成好人,但一个坏的社会能让好人变成坏人。他侠气、 正义,但又充满血腥、暴力。 他也想以杀证道立地成佛,做一个正常的人,但他知道抄起屠刀那一刻就回不去了,这个社会不容他,法律也不容他。这是个人的悲剧,又何尝不是时代的悲剧。在行刑前,他卑微地请求法官能否捐赠自己的遗体。面对记者,他只说了一句话:“我对不起大家,对不起社会”。然后喝下两杯酒,抽完两支烟,缓步走上刑场。正像电影中的最后那个镜头一样,两声枪响后,34岁的刘焕荣化为传说。直到多年后,岛内还经常有人为他举行悼念活动,黑白两道的都有。他们给他烧的,不是冥币,也不是女人。而是,枪,手雷,加特林。-End -Y2023-2053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休闲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