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体育健身

孙膑:拜师鬼谷子,断腿安邑城,他用十年击败庞涓,却成齐国大敌

时间:03-29 来源:体育健身 访问次数:15

孙膑:拜师鬼谷子,断腿安邑城,他用十年击败庞涓,却成齐国大敌

公元前355年,魏国上将军府邸的猪圈里囚禁着一个壮年男子。尽管他尚未而立之年,可却看起来憔悴不堪,他的双脚齐根斩断,膝盖骨也不见了。散乱的头发遮住了他的面庞,闪躲腾挪之时,隐隐约约露出了脸上的刺青,那是战国时期,犯人特有的标志。他的精神状态也很差,在猪圈里,他大口吃着猪食,手中、脸上沾满了猪屎。面对府中小吏的拳打脚踢,他艰难地在地上爬行。甚至,嘴里支支吾吾的,乞求饶命。他就是鬼谷子的高徒、才华横溢的军事大家,孙膑。数年后,孙膑逃亡齐国,以“田忌赛马”赢得齐威王的赞誉,登上齐国军师的宝座。桂陵、马陵两大战役,孙膑奇计百出,率领齐军击溃耀武天下的魏武卒,射死“仇人”庞涓,将战国霸主魏国,彻底拉下了“神坛”。然而,在齐军返回临淄时,孙膑却突然劝说田忌举兵“谋反”,控制齐国都城,逼迫齐宣王处死大臣邹忌。那么,田忌会按照孙膑设想的那样“出兵临淄”吗?孙膑又为何会遭到庞涓的虐待?他又是如何击败强大无比的魏武卒的呢?秉性实诚孙膑,齐国人,春秋时期军事家孙武的后代。孙膑少年时,对军事战术十分感兴趣。在机缘巧合之下,他投奔鬼谷子,拜师学艺,研习兵法。当时,想要拜师鬼谷子的人很多。可在孙膑之前,鬼谷子门下尚未完成学业的也仅有庞涓一人。作为孙膑的师兄,庞涓给予了他很大的帮助,二人相处得十分愉悦,兄弟之情,溢于言表。数年后,学业有称的庞涓下山,施展抱负。作为历经魏文侯、魏武侯两代明君的魏国,自然成了庞涓首选。而承袭魏国霸业的魏惠文王又是一个好大喜功、穷兵黩武的“庸君”。因此,头顶鬼谷子高徒、胸怀用兵方略的庞涓,很快就成了魏惠文王的座上宾,荣膺魏国上将军一职。当然,庞涓也不负众望,他率领魏武卒征讨宋、卫等国,所到之处,无往不利。而东方大国齐国也在庞涓的威慑下,只能躲在临淄默默的舔舐自身的伤口。可以说,庞涓完全称得上吴起之后,魏国军事上新的“定海神针”。只是,帝王对于人才的追求,是永无止尽的。尤其是当庞涓的势力越来越大时,魏惠文王就有意寻找“替身”,来削弱庞涓在朝中的势力。因此,魏惠文王下令魏国臣民,举荐贤臣,共襄盛举。值得一提的是,早在庞涓下山之初,他就曾立下誓言,要在功成名就之时,举荐孙膑入朝为将。然而,随着权力和地位的提升,从一无所有到坐拥魏国朝堂的庞涓,心态却完全变了。众所周知,庞涓为人心胸狭窄,私念太重。骄傲、自负,成为刻在他骨子里,挥之不去的“梦魇”。反观孙膑,由于未曾经历社会的“毒打”,秉性实诚,对于人性的理解并不深刻。故而,在孙膑抵达魏国后,他心心所念的仍是尽展才华,不负庞涓所托,也能让魏惠文王刮目相看,委以重任。只是,孙膑用兵神出鬼没,所摆布的阵法、方略,就连久经战阵的庞涓,都未能识破。如此一来,贪恋荣华富贵的庞涓如临大敌,脊背发凉。与此同时,魏惠文王也对孙膑的军事才华赞叹有加。他还下诏庞涓入宫,欲要将孙膑放在庞涓之下,共同执掌魏国兵马,称霸战国。可以想象,以孙膑的才华,假以时日,定能取代庞涓的位置。到时,他这个“师兄”不仅颜面尽失,也在魏国丧失了一切荣耀、特权。人生黑暗于是,庞涓暗中布下一个阴谋,他要将威胁他地位的孙膑除去。不久后,庞涓命人在安邑城中大肆制造谣言,宣称孙膑欲要“背魏投齐”。不仅如此,他还指使魏国密探,栽赃孙膑为“齐国奸细”。不幸的是,“昏聩无能”的魏惠文王并未详细查探,就下令处死孙膑。在他看来,孙膑即使不能为魏国所用,也绝不应该让他逃入齐国。然而,“始作俑者”庞涓却出乎意料的站出来力保孙膑。对于庞涓来说,处死孙膑固然可以一劳永逸,可孙膑心中的“万千韬略”就将永久的跟随他埋入地下了。因此,庞涓恶毒的派人挖去孙膑的膝盖骨,砍掉他的双腿,又施以黥形,让孙膑背上一生的耻辱,瓦解他的斗志。而在将军府中,庞涓又成了保全孙膑性命的“好兄弟”。他痛恨自己的无能,没能保住孙膑的双脚。就连骤逢大难的孙膑,都被他的“表现”,感动得涕泗横流。就此,孙膑意志消沉。他的满腔热血尽归尘土,对于生存的渴望,也微乎其微。唯一能让他苟活于世的理由,就是将胸中所藏的军略、兵法,倾囊相授予庞涓。只是,庞涓太急了。尽管他一日三餐,好吃好喝的供奉着孙膑,可仍在无休无止的索取中,露出了马脚。其实,以孙膑的才华,在他冷静下来之后,必然能够联想到自身的遭遇,离不开庞涓的杰作。或许,这也是庞涓急切的逼迫他写下兵书的原因。然而,得知真相的孙膑,并未选择自杀亦或委曲求全。相反的是,他心中萌发了巨大的复仇火焰。可对于一个连站立都实现不了的“废人”来说,手刃庞涓,简直难比登天。于是,孙膑开始装疯卖傻。庞涓生性多疑,孙膑的举动并不能打消他的疑虑。他将孙膑扔进猪圈里,派遣士卒严加监视。可孙膑却在圈中,以猪食为乐,浑身上下肮脏不堪,俨然一副疯子模样。不久后,庞涓又命人殴打孙膑。尽管孙膑被打的死去活来,可仍旧嬉笑模样,他趴在地上,一脸谄媚的向小吏求饶,完全没有了昔日的英气。而在孙膑流落街头的那些时日,他被幼儿欺凌,被魏人羞辱,彻底成为安邑城中茶余饭后的笑谈。渐渐的,庞涓相信孙膑真疯了,不再对他有所防备。甚至,他还任由孙膑每日爬进爬出,并以此为乐。可以说,直到此时,孙膑的装疯策略的是大获成功的。他不仅利用庞涓羞辱自己的乐趣,完全躲过了被杀的命运,还悄无声息的扩大了自己的“名声”,让更多的人,知道了“齐国奸细”孙膑。正所谓:“黑红,也是红啊。”果不其然,就在孙膑坐等“救星”上门时,好奇心大起的齐国使臣淳于髡、禽滑暗中找到了他。凭借胸中韬略,孙膑不费吹灰之力,就让二人下定决心,将他救出魏国。当时,淳于髡、禽滑派人打扮成孙膑的模样,在猪圈中迷惑视听。而私下里,他们却将孙膑藏于马车内,迅速离开了魏国。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体育健身